秦岭秋风

事情4这样的。
今天晚上上号,门派频道有个师兄要抓幸运师弟陪他去做七夕任务。
然后搭了两句话的我不幸被抓。
由于在匹配过程中我用新动作把师兄丢进了水里,师兄感到很不OK,就让我等着,他要换个有动作的号来。
我嘴上说着O98K,实际上趁他换号的时候又把他丢进了水里。
搞事使我快乐.JPG
然后我就遭报应了,报应就是图片里的对话。
我把你当师兄,你竟然想嫖我.JPG
事情的结尾是我和他插旗打了一架,结局不出意外的是我被按在地上摩擦。
等我万修,就把你们都杀了.JPG

在打不打华暗的边缘徘徊,最后还是决定还是不打了。

【静临】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死去呢

折原临也消失了。
不是从新宿,不是从东京,也不是从日本,而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平和岛静雄是他消失在第三个月时知道的。
那天他刚解决完今天的第三件工作,心中异常烦躁,然而这种烦躁感已经困扰了他三天。
所以他决定去揍一顿折原临也。
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的关系很奇怪,尽管是犬猿之仲,但每过不久就要见一次面,虽然见面之后只有打一架一种可能。
但这一次他们已经三个月没见过了,平和岛静雄并不想承认这也许是他感到烦躁的原因之一。

新宿到池袋的路并不远,坐电车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平和岛静雄到达后就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里没有跳蚤的味道。
折原临也有一种很奇特的气息,而平和岛静雄正巧对此异常敏感,这也就是为什么每次折原临也来池袋时他都能立刻感觉到并将其赶出去。平和岛静雄并不能准确的形容这种气息,于是干脆称它为“跳蚤的味道”。
但是这里感觉不到那种熟悉的气息。
平和岛静雄心中多了几丝异样,但他还是跨步向折原临也所住的地方走去。
站在目的地的门前,平和岛静雄心中的异样达到了顶点。
这里也没有跳蚤的味道。
按理来讲,就算折原临也不在这里,他呆过这么久的地方多少也会留下一些气息,但平和岛静雄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平和岛静雄并不觉得自己的直觉出现了错误,但他也不想面对自己现在所看到的景象,所以他像往常一样高频率狂按门铃,门内也像往常一样毫无动静。
平和岛静雄几日来心中的烦躁达到了顶峰,所以他不再用这种毫无效果的方式敲门,而是选择了更为简单却有效的办法——
破门而入
随着房门的倒下,木屑夹杂着灰尘在空中越飞越高,平和岛静雄等空气稍微干净些时眯眼向内望去。
屋内所有东西的布局和原来并没有太大差距,如果真要说和原来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这些东西上都附满了灰尘。
不对劲。
折原临也这种家伙不会就这样离开这里,至少这些基本没有搬动过的资料可以证明;如果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情,那跳蚤应该早就自己解决掉了,而不会长时间躲避以至于这里都落了灰;折原临也也不是那种会随便抛弃自己重要据点的人,对他而言像这样大本营一样的地方更是不可能被舍去。
平和岛静雄靠着门沿,按着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分析到,虽然他那并不灵活的大脑和对折原临也并不全面的了解仅能让他得出“折原临也是消失而不是主动离开”的结论罢了。

距平和岛静雄去新宿后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来他一直都在尝试寻找折原临也,但一点头绪都没有。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矢雾波江所说的“那家伙三个月前引火自焚,现在绝对找不了你麻烦所以就别再来了”,然而这唯一信息的唯一价值就是可以推算出折原临也距现在已经消失了半年并且遇上了麻烦。
平和岛静雄自从寻找折原临也未果开始,心中的烦躁感就从未消失过。他并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因什么而烦躁,也许是因多日不见那只跳蚤,也许是因无论怎样都无法找到那只跳蚤,又或是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执着寻找那只跳蚤。

平和岛静雄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把自己放空,试图以此减轻心中的烦躁。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了。
他心中与日俱增的烦躁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情绪,虽然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但最近田中汤姆也在劝他要好好休息,他才开始尝试用这种方法来放松自己。
但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使他被迫停止放空自我的行为。

“好久不见,小静~”

这个声音出现的太突然,以至于平和岛静雄都没来得及感受到那种独特的气息。
“离开这么久刚一回到房子却发现门坏掉了,这种事情只有小静才干的出来吧~”
“小静后来还和矢雾打听我的情况了对吧,小静突然这么关心我真是让我惊讶呢~”
看着眼前那人越皱越高的眉头,折原临也脸上的笑意愈加浓郁。
“呀嘞呀嘞,小静你不要那么大火气嘛,我这次可是想好好的和小静聊一些东西呢。”折原临也一边说着,一边无奈的摆了摆手,尽管他手中闪着寒光的弹簧刀让他所说的话并没有多少可信度。
见对面的人不说话,折原临也便收起了弹簧刀,转过身来向另一个地方走去,平和岛静雄只是愣了一下,然后便默契的抬腿跟上,毕竟他也有东西想对折原临也说,虽然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往前走着,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只是简单的走着。平和岛静雄在后面盯着他的背影,觉得他的步伐有些飘忽。
后来平和岛静雄实在忍耐不住这种气氛,说出了两人时隔半年来的第一句话:
“死跳蚤,你到底……”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前面闷头走路的折原临也停下了脚步,不过仍没有回头。
之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呐,小静,我问你,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没有死去呢?”折原临也突然说道。
虽然问出了问题,不过折原临也并没有想要他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所以在他问完之后并没有留时间给他思考,只是转过身来,继续自顾自的说下去。
“关于小静的问题,我并不能准确的回答。如果真要给出一个答案的话,我只能说我躲到了了一个你们都找不到的地方,昏迷了很久,然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平和岛静雄突然想起他去新罗家里询问折原临也下落时,新罗提到过“矢雾波江来这里问治疗昏迷的办法”的事情。
平和岛静雄试图从折原临也的脸上找到什么,但天已经黑了下来,折原临也刘海的阴影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梦的内容也很简单,不过是你我从第一次见面知道上一次见面的所有经历,不过唯一特别的是”折原临也在这里顿了一下,平和岛静雄觉得他似乎笑了出来。
“唯一特别的是,每次我们打架,都回有一方死去。”
“就那我们第一次见面做例子好了,当时我只要直接把刀插入你的心脏,而不是划一道伤口,你其实就已经死了吧。”
“如果小静还不明白的话,我就再举一个例子,小静每次用自动贩卖机扔我的时候,只要稍微偏转一下角度,用带菱角的一端砸向我,我怕是也活不了这么久呢~”
平和岛静雄觉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什么都不懂。
“不愧是单细胞的小静呢~都已经这样了还是那么迟钝呢~那我就换一种问法好了。”
“我杀死小静并不困难,小静杀死我也很容易,但为什么我们都能在对方的手下活这么久呢?”
“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没有死去呢?”
天上突然绽开了炫目的烟花,连带着地上的景物也被照亮,平和岛静雄也得以看清折原临也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个微笑,一个不含任何嘲讽、虚伪的微笑,一个真诚的微笑。
平和岛静雄突然都明白了。
不过折原临也没给他留太多时间去欣赏笑容,他很快就收起了微笑,转过身来继续向前没有目的的走去。
平和岛静雄搔了搔头,一边继续跟上折原临也,一边回答着已经有了答案的问题。
“真是的,还不是因为我们——”
剩下的话被新一轮烟花绽放声音所掩盖,不过他们两个,早已心知肚明。

*这篇文用的是 @lila改名成瘾症患者 的梗
*lila是天下最好的太太
*不接受反驳